眉长酥

【轟出】不敢動、unreasonable

月因:



8/2【轟出第一次做完後面痛不敢動怎麼辦】


 


  綠谷醒來的時候床上只剩他一個人了。


  他用力的眨了眨眼,想抬起手揉眼睛的時候才發現特別痠痛。


  不只是手,包括腿還有腰,活像是用了一整晚one for all的個性。


  他掀開了棉被,低頭看見自己的胸膛上佈滿曖昧的紅痕,綠谷僵了一秒,紅著臉撈起昨晚掉在地上的衣服穿了起來。


 


  跟轟君真的做了啊……綠谷剛把頭從T恤裡鑽出來的時候,剛好和打開門進來的轟四目相對。


  「轟君,早……」


  綠谷笑著連話都還沒說完,就看見轟抿著嘴一句話也沒說的跨了幾個大步走了進來,一把就將他攔腰公主抱了起來,綠谷一頭霧水的只來得及抱住他的脖子,就被轟帶出房間放到沙發上。


  沙發早就堆滿了好幾個軟綿綿的抱枕,綠谷總覺得自己像是陷入大型貓窩一般軟的他爬不起來。


  轟在把他放到沙發上後又開始到處走來走去,綠谷看見客廳茶几上放滿了各種東西,零食、飲料、水、歐爾麥特玩偶、限量版DVD、最新的遊戲卡帶……


 


  正當轟把剛削好的水果放在他眼前時,綠谷終於出聲喊:「轟君。」


  轟立刻看著他,似乎有些緊張的問:「怎麼了,不舒服嗎?要不要去醫院……」


  綠谷搖了下頭,伸手把轟拉到他身邊坐下來,然後抱住了他。


  轟手足無措的感受到綠谷在他懷中顫抖,想著不行了大概必須跟治癒女神聯絡時,綠谷抬起頭來眼角都笑出了淚花。


  看見轟一頭霧水又很擔心的樣子,綠谷抹了下眼睛笑著說:「抱歉,嚇到轟君了吧。」


  「嗯。」


  「我只是覺得……這樣的轟君好可愛。」綠谷笑著說:「怎麼說我也是個男人,所以你不用這麼擔心的。」


  「我知道你是。」轟剝起了剛剛洗好的葡萄,餵給了綠谷吃,語氣認真地說:「但我想對你好。」


  酸酸甜甜的味道在嘴巴裡散開,好像流到心裡一樣,綠谷聽見他說:「我不知道怎麼做才是對的,但以後會對你更好的。」


  「那這些都不用了。」綠谷露出牙齒笑著,忍住後面的不適抱了一下他,輕聲的說:「轟君已經是最好的了。」


 


 






【CWT46/轟出認親文】






 


  綠谷注意到那個人很久了。


  一開始是在早晨去學校的公車上,前一天為了考試準備的太晚,綠谷打了個呵欠,突然公車一個急煞,他毫無防備的就往前跌。


  原本以為自己要很狼狽的摔在地上或壓到別人時,突然有人伸手拉住了他。


  「啊、謝謝。」綠谷在站回來後下意識的道謝著,他順著被拉住的手腕看過去才發現對方比他高一點。


  顯眼的異色瞳在確定他站好後才放開手,對方往後站了一點讓出了身後的欄杆,對他說:「你抓這個吧。」


就連聲音也很好聽,看校服應該是同個學校的但自己完全沒有注意過對方……綠谷想著對他笑了下,再次道謝:「謝謝。」


  「沒什麼。」


 


  在那之後綠谷下意識的就注意起了對方,他知道他回程早他幾個站下,有時候會在車上戴著耳機看著窗外,像是在想什麼一樣。


  綠谷有時候坐在他站的位置隔壁,偶爾能聽到對方耳機裡流洩出來的音樂聲,旋律很好聽,唱著他不懂的語言。


  有時候他會坐在對面,看著他低頭滑著手機,車外的陰影閃過他的臉上有著細碎的光影。


  在對方似乎發現有人在看他時,綠谷會瞬間錯開視線,尷尬地拿出手上的英文單字小冊,然後趁對方收回視線後又小心翼翼卻貪婪的看著。


  連他自己都覺得自己這種行為有點變態。


 


  第二次也是在早晨的公車上。


  綠谷準備下車時才發現對方坐在座位上睡得有點沉,腿上的書翻到封面,在書角的地方端正的寫著「轟」。


  眼看著大家都快下完車時,他伸手拍了一下他的肩,邊說著:「到學校了……轟君!」


  轟被他叫醒,眼神只有一瞬間的迷茫後清亮了起來,在下車時對他說了聲:「謝謝。」


  沒想到對方會對他道謝啊,怎麼說呢,感覺轟君是個很酷的人,思緒還沒轉完,綠谷下意識的朝他揚起大大的笑容說:「不會。」


 


  「你的名字?」


  在放學回去的公車上,綠谷正被筆記本上寫的密密麻麻的筆記弄得眼花撩亂,聽見聲音一抬起頭卻發現轟正站在他旁邊。


  意識到對方還在等他回答,綠谷慢了幾拍後說:「綠谷,綠谷出久。」


  「綠谷。」轟像是無意義的重複了下他的名字,綠谷聽著尷尬正想著該怎麼辦才好時,看見他微微彎下腰,白皙的手指點著他剛剛才寫上的英文填空。


  「這裡錯了。」


  「嗯?」


  「答案應該是”unreasonable”,不講理的。」轟看著呆愣住的綠谷,繼續淡淡的說:「在課本第157頁。」


  「啊、謝謝!」


 


  綠谷似乎不用再偷偷摸摸的偷窺了。


  轟上車後看見他會走過來,主動跟他道聲早,他們會在車上小聲的說著今天要上什麼課,偶爾沒帶課本也會跟對方借,綠谷的成績也不錯,在車上這段時間夠他們交流好幾道題目了。


  「我到了,再見。」


  「明天見,轟君。」


  看著轟走下車的背影,在感到滿足的同時卻也有點空虛。


  綠谷在意識到這件事時拍了拍自己的臉,想什麼,這樣應該就已經很好了才對。


 


  綠谷以為這樣的日子會日復一日的到他們畢業時,卻沒想到有一次重感冒,為了怕傳染給同學,綠谷請了三天假。


  在第四天綠谷習以為常的走去公車站時,邊猜著轟君會不會擔心他,卻沒想到在站牌下看見一個熟悉的身影。


  「轟君?」


  「早。」轟收起了手上的書,看了眼時間後說:「還有五分鐘車子就來了。」


  「啊是這樣……不是不是,轟君怎麼會在這裡?」綠谷突然意識到後慌張地說:「轟君不是再下三個站才對嗎?」


  轟看著他點了下頭,「對。」


  「那為什麼……」


  「我在等你。」轟乾脆的說,在車子來後跟著綠谷上了車。


 


  綠谷直到坐在座位上時都沒辦法理解自己剛剛聽到了什麼,他轉過頭看見轟的眼睛底下有層淡淡的陰影,小聲地說:「轟君沒睡好嗎?可以靠著我睡一下。」


  「我沒有睡著過。」轟翻著書的手一頓,轉頭看著他說:「那時候也沒有,我只是在等綠谷什麼時候敢來和我說話。」


  看著轟一如以往的眼睛,綠谷敏感的覺察到了有什麼東西不一樣了。


 


  他想起了轟第一次教他的畫面,”unreasonable”,不講理的。


  他陷入一場毫不講理的愛情。


 


 


 


 



评论

热度(147)